帮助中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行业动态

“互联网+专车”: 撬动出租汽车行业改革的杠杆

时间:2015-07-10 00:32 来源:小蜜蜂租车

内容摘要: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出租汽车行业迅速发展起来,成为越来越关系到人们切身利益的热点话题,备受社会各界的关注。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出租汽车行业的改革一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出租汽车行业迅速发展起来,成为越来越关系到人们切身利益的热点话题,备受社会各界的关注。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出租汽车行业的改革一直未有太多实质性的进展,而且可以说是举步维艰,困难重重。

  近日,浙江义乌率先出台《出租汽车行业改革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中提到,从2018年开始,有序开放出租汽车市场准入和出租汽车数量管控,实现出租汽车市场化资源配置。此外,义乌将取消营运权有偿使用费。义乌还提出建立和引进网络约租车平台,落实其主体责任,遵守运输市场规则,提供合法营运车辆,配备具有从业资格的驾驶员。此方案一出,就成为舆论的焦点,被视为出租汽车行业改革多年的首次“破冰之举”。

  随后,各个地方政府也相继就出租汽车行业改革问题作出了表态。广州市副市长周亚伟说,专车犹如一条鲶鱼一般,它的出现倒逼着出租汽车行业的改革。专车服务需要纳入合法、合规的平台,而广州将积极稳妥地推进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按照国家的有关规定,维护各方的权益,开展公平、有序的市场运营。

  上海市政府则一手促成了沪上四大出租车公司与滴滴公司的战略合作,堪称敢“吃螃蟹”的成功改革。政府将着力为双方搭建优质技术与服务平台,通过透明的管控,实现竞争对方双赢的局面,并在平台正式运行后,重点解决司机和车辆身份、车辆运行信息传动等问题,做到运营车辆状态识别,提高车辆的运营效率和运营安全性。

  而北京地区互联网专车的生存状态似乎并不乐观。近日,北京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市公安局公交保卫总队、市交通执法总队三个部门约谈滴滴公司。北京市交通主管部门表示,私家车和租赁车配备驾驶员从事客运服务均属违法,并且以租赁公司车辆配司机形式出现的从事专车等业务都将是执法重点。随后滴滴公司对外宣布停止“免费滴滴快车服务”,并在其官方微博上发表声明称,“不是钱的问题”。

  面对互联网专车这一创新模式,出租汽车行业改革的方向在哪?政府是否应该拥抱互联网,拥抱创新?就这些问题,本刊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余晖和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副主任丁元竹。

  “定位不明确”与“特许经营的管理模式”阻碍出租汽车行业改革

  出租汽车行业是改革开放后发展较快、问题较多的行业。它是城市公共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满足了人们随时出行的需求。但由于城市经济的高速发展和城市人口的快速增长,以及对出租汽车数量的严格管控,使得现有的出租汽车市场规模越来越无法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出行需求,也给出租汽车行业的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当前出租汽车行业存在的一系列问题都与出租汽车发展定位密切相关。科学定位出租汽车服务是出租汽车行业改革发展的基本问题和关键点,与此同时,出租汽车发展定位也是各地反映最突出、最强烈、最关键的问题。”丁元竹说。

  从国家层面看,对出租汽车定位存在逐步调整的过程。由此前公交系统不发达的背景下作为“公共交通重要组成部分”的定位,到“公共交通的补充”,再到“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组成部分,主要提供个性化运输服务”的定位演变。出租汽车行业是否属于“公共交通”的定位不甚清晰,直接导致了改革取向不明、目标摇摆不定和措施举棋不定。

  从地方层面看,由于各地区发展阶段、发展进程和发展水平之间存在着一定差异,使得出租汽车在不同类型城市中存在不同定位。在私家车、道路交通发达的大城市,出租汽车是城市综合运输体系的补充(这里对于“综合运输体系的补充”的基本界定是,具有准公共服务的特征,介于私人服务和基本公共服务的偏近市场方向);而在私家车、道路交通不发达城市,出租汽车是城市公共交通体系的补充(这里对于“公共交通体系的补充”的基本界定是,介入私人服务和基本公共服务之间的偏远市场方向)。所以,对于不同经济发达程度的地区,对出租汽车的不同定位,导致了出租汽车行业改革的环境更加复杂,难以用一个统一的模式去推进行业的改革。

  出租汽车行业一直实行行政许可制度及总量控制制度。政府根据本地人口的情况和经济发展的情况,限定一定数量的牌照资源,并以特许经营的方式通过透明或不透明的程序授权给少量的个体司机和出租汽车公司。司机个体无法获得出租汽车经营权,需要向具有牌照的出租汽车公司承租并缴纳一定的“份子钱”。

  余晖指出,正是由于出租汽车行业实行政府特许经营体制,限制出租车牌照数量,因此获得牌照的企业就容易形成寡头垄断。通过多年的运行,这些所谓的获得特许经营权的公司,已经形成一个比较稳定的利益集团,导致他们忽略目前城市交通拥堵的状态,使得闲置的车辆无法最大化地发挥作用,造成了出租汽车企业对市场的垄断。

  “近几年,各地出现很多出租汽车司机罢工事件,表面上看是打车软件和专车服务抢了生意,但其实是新的竞争者加入后,经营额下降,但是‘份子钱’是固定的,司机师傅更希望降低的是‘份子钱’。而正是由于在数量管控的体制下,个体司机无法获得运营牌照,就使得在‘份子钱’的问题上,出租汽车司机没有太多的话语权。”余晖进一步指出。

  另外,余晖还说,实际上政府很难预测到底一个城市需要多少辆出租汽车才能满足人们越来越多元化的出行需求,所以出租汽车行业的改革症结就在于“数量管制”。


上一篇:什么在互联网大巴上创业公司和传统公司一团和

下一篇:互联网+巴士“巴哥租车”获申龙客车、厦门金旅